六必居老井探秘

2017-10-25

二商集团 陈杰

六必居有口“老井”的说法,众说纷纭,相传多年,一份清?道光二年(1822年)的卖房契中有“六必居院内井一元”的记载。2007年为了申请六必居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,我亲自带队赴山西考察,为弄清六必居的创立与发展追根溯源,其中探秘“老井”也在我们的题意之中。
  有一天傍晚,我们来到临汾尧庙,见到一颗松柏环抱的古树,吸引着众多人在围观着、等待着.....据当地人讲,这棵树有一个奇特的现象,每当太阳落山后,就会发出咯咯的笑声,于是我们也纷纷顿足观看。见旁边座椅上有位白发苍苍的老人,我们便上前询问究竟,老人说:这树是这样的,其实就是两棵树叉在刮风时磨擦发出的声音,像人笑一样。
  老人抬头问;你们不是本地的吧,我说是北京六必居的;“六必居”?老人眼前一亮:“跟你打听一件事,六必居院里的那眼井还在吗?”听到老人提起老井,大家为之一振;老人接下来又激动的说道:六必居院里的那口井可不是一般的井,它不光甘甜好喝,还有一段传奇的故事呢!于是我们纷纷围坐在老人身边,听老人慢慢叙来。
  老人说:听说六必居那井是尧王夫妇指点后才打开的,那口井的地脉和尧庙里的尧井是相通的。六必居一直是临汾人经营,长盛不衰,我们临汾人崇拜尧王,每当吃远门、办大事都要烧香祈求尧王保佑。明朝起六必居在京城造酒起家,后来有做酱、酱菜,到了清朝买卖越发兴旺;做酒、做酱菜要用大量的水呀,六必居没有井,用水都得就去鲜鱼口井儿胡同去挑,掌柜的因为挑水不便,伤透了脑筋,总想在六必居院里打一口井。
  一次掌柜子回老家和老母亲闲聊时,把打井的事说了出来,老人一听打井可是大事,第二天一早老人家买了香火和贡品直接去了尧庙,给尧王爷和尧王奶奶烧香磕头,祈求尧王爷保佑她儿子打井时平安无事。
  掌柜的回京后,夫人见丈夫平安归来,高兴的问寒问暖,并跟丈夫说:你走后自己一直睡不好觉,前两天夜里做了个梦,一只梅花鹿在咱们后院里西北角地上卧着,我刚要走近那鹿突然站起来四蹄刨地,扬起的土把我的眼睛都迷住了,第二天一早我赶紧来到后院,见有几只小兔在那吃草,看见我就跑了。掌柜的一听,立刻高兴的跳了起来,说道:“好啊!肯定是尧王奶奶先来了,托梦给你,听说尧王奶奶就是梅花鹿变的,指定尧王爷保佑咱们就在这打井”。
  主意已定,掌柜子就派人在小兔吃草的位置上开始挖井,果然不出所料,没挖多深就出水了,而且是京南少有的甜水井。从此以后这井里的水总是满满的,晶莹透亮,清凉甘甜,用它做的的酱菜是鲜甜脆嫩,制作的黄酱脂香酱香浓郁,吃起来口感细腻,回味无穷啊。
  老人点上了一袋烟又说道:听说上世纪三十年代,日本人一进北京,这口井里就突然没水了,大家都夸这是一口“爱国井”。
  听完了老人六必居老井的传说故事,我们既心潮澎湃、又有些许遗憾,因为这毕竟是一个传说,几十年来并在前门老店院内任何位置我们都没有发现这口井。
  时间转眼来到2014年12月,筹划多年的六必居前门老店改建工程破土动工,标志着企业建成中国第一座博物馆、老字号向文化创意产业进军的号角已经吹响!
  工程紧张有序地进行着,图纸设计地下室需要挖槽四米,我们每天都在关注着施工现场能否出现老井的信息,工人们也在小心翼翼地操作着机械设备,但令我们失望的是,除了一些瓷瓦坛罐外,现场并没有发现任何老井痕迹,我们感到非常的失望。因为,如果这次施工再找不到老井,可以断定,近百八十年内不会再有老井被发现的机会了,那老井的传说不知还要延续多少年。
  这时,探秘老井出现转机,地下室要安装滚梯设备,需要在工地西北角继续加深挖掘一米,一天在挖掘现场发现大量回填土和大青砖,消息传来,我们感到一阵暗喜,这会不会与老井有关呢?2015年2月1日,施工现场传来喜讯,众里寻他千百度的六必居那老井终于揭开神秘的面纱、展现在众人面前,全场一片欢腾。
  六必居院内的这口老井非常壮观,直径1.5米,典型的山西双辘轳水井,全部由明代青砖撘砌,每块砖净重8公斤。
  老井的发现固然是件高兴的事,但是给施工带来了麻烦。按照图纸设计,老井的位置上是一个钢结构的立柱,如果继续施工,老井将被破坏;有人建议将老井移一个位,那对挖掘研究工作是个损失;如果保留老井遗址,那就要将主柱移位,一根主柱的移动,牵扯到整体樑柱结构要重新测算,即增加费用、也会延长工期。最终企业决定,修改图纸,让老井在原有的遗址上进行挖掘和对后人进行展示。
  至此为止,六必居老井几十年来朴素迷离的传说终将得以证实。老井的重大发现不仅为六必居博物馆的建立增加了浓重的色彩,也为我们进一步研究六必居开业年代提供了有力的佐证。至于老井为什么在地下4米多才被发现,这仍然是老字号留给我们的历史谜题,吸引着我们进一步的挖掘和探究。
  明年春季六必居博物馆正式对外开放,这口老井也将作为馆内极具历史价值的实景对社会进行展示,欢迎大家有时间到博物馆,品尝六必居美味、重温老井的传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