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说疏解腾退那些事儿

2017-10-25

首农集团 安然

大家好,我叫安然,来自首农集团。今天,我宣讲的题目是《说说疏解腾退那些事儿》。
  “我告诉你,要谈,可以!咱法庭上谈去!”听了这话您可别误会,这可不是小两口打架闹着玩儿呢,这是两年前我们南郊农场在疏解腾退和义五金城的时候,承租方代表和我们的第一次谈话。
  “我们当年之所以选择和你们国企合作,就是图个长期稳定。光装修费就花了好几千万,还买了那么多设备。搬家?说得容易,损失怎么办?你让我怎么和好几百家租户交待!”
  面对承租方代表这一连串的发问,我和安全员小王都傻眼了。得亏我们头儿沉得住气,没有跟他们发生正面冲突,不然,冲这架势,他们可真敢玩儿命!
  这原本生意红火的市场突然要关停,不仅承租方不支持,就连我们自己的职工也不理解。胡妈是我们单位的老人儿了,在南郊工作了大半辈子,见证过农场作为北京“米袋子”“菜篮子”“奶瓶子”的骄傲,也经历过场乡体制改革后农场的低谷时期。
  “打我爷爷那辈起就在咱农场工作,我小时候这儿都是荒了的麦子地,眼看着荒地盖起了大楼,企业也能靠租金挣着钱了,现在突然又要把市场关了,你说,这往后没了租金,企业发不出工资,让我们喝西北风去啊!”
  “胡妈,虽说这五金城给咱场里带来了不少的经济效益,但这马路天天上大货车、小三轮的堵了个水泄不通,货物都快堆成山了,还跟这儿圈地搭棚子盖仓库,隔三差五的还有个打架斗殴的,您不觉得给咱首都丢脸吗?”
  “丢脸?这下倒好,脸有了,钱没了。”
  听了这话,我们似乎明白了胡妈的忧虑。“胡妈,您这眼光得放得长远一些,是,这疏解关停会给咱企业带来不小的损失,但场长也说了咱们是国有企业,关键时刻就得顶的上去!咱们疏解关停不是不发展,而是要产业升级,谋求更好地发展。您看咱首农的紫谷,当年也是脏乱差,现在变成了漂亮的薰衣草庄园,还打造了自己的特色农业观光园,成为永定河畔一道亮丽的风景线,效益更是翻了好几倍。”
  和义五金城是北京南城最大的五金市场,土地属于首农集团南郊农场。高峰日这里的客流量达到1万人次,车流多达千余辆。这拥挤的交通和杂乱无章的货物,显然不符合世界一流和谐宜居之都的定位。根据市政府统一安排,和义五金城被列为2016年大红门地区重点疏解关停对象,疏解工作必须在6月底前完成。
  时间紧,任务重,谈判的过程更是异常的艰难。那天,刚贴好的疏解通告又被撕了,主管安全的老张带着几个同事马上赶到了现场。金杯车刚开进大院,就呼啦啦围上来二十几个人,“哐当”一声关上了大门,只见疏解通告扔了一地,用来宣讲疏解政策的广播音箱也被砸了个粉碎……老张和同事们被几个社会青年扯着脖领子从车上拽了下来。
  然而面对这些威胁,我们没有退缩!由于企业没有执法权,在市国资委和首农集团的帮助下,农场积极和属地政府、工商、城管、派出所部门取得联系,经过近两年时间、多达30余次的调解协商,我们与承租方终于达成一致!
  2016年6月30日,长长的警戒线拉起,数台大型吊车、铲车到位。一声号令,吊车的长臂开始挥动,和义五金城的巨型广告被慢慢吊起;在巨大的轰鸣声中,违章建筑的墙体也开始一段段轰然倒下。和义五金城这块硬骨头终于被我们拿下!
  不仅是和义五金城,在旧宫三角地、德茂试验场,我们功课了一个个难题,打赢了一场场战役,自2014年起,首农集团共完成疏解腾退面积125万平方米,仅南郊农场就完成拆除腾退面积100万平方米。
  如今,和义五金城所处的位置被规划成了一座大型的湿地公园。今年,胡妈就要退休了,再过几年,胡妈就可以带着她的小外孙,到那片风景如画的公园里去玩了。
  到那时,北京的空气将更加宜人,交通将更加便捷。而这一切,都离不开租户们的理解与支持,更离不开我们首都国企的奉献与担当。